TPO体育网
当前位置: TPO体育网 > 世界杯 >

查了世界杯全部384名球员,就想知道中国是不是最闭门造车的那个

时间:2023-09-08 22:57:48 编辑:阿育

2023年中国篮球再度兵败马尼拉,及至最后收官战惨败亚洲对手菲律宾,终于让业内再次产生刺痛之感。如今所有比赛都已结束,中国男篮甚至已经公布了即将出战9月底杭州亚运会的新阵容,似乎也是时候可以就某些问题展开讨论了,比如在本届世界杯上,我们会发现从人员到打法,中国篮球对外面的世界感到极度陌生,仿佛是一个与世隔绝的状态。

为了确认中国男篮到底和全球外部环境脱节到了什么程度,我们查证了世界杯所有384名球员的资料,试图探究的问题就是:中国男篮,是不是2023年整届世界杯上,最闭门造车的那一个?

众所周知,随着旅行方式的不断升级,以及信息时代的全球共享,“地球村”的概念早已盛行多年。那么在这样的大环境下,篮球运动员的互相交流和学习,自然也成为了行业内的新趋势。

以世界杯上的32支参赛代表队作为举例,美国男篮作为特别情况,他们的12名球员理所当然都在“本国联赛”效力,NBA毫无疑问还代表着世界篮球的最高水平,而且有源源不断的全球青年才俊在涌入这个联盟,使得美国队能够在家门口就观察到高精尖科技的发展,那么其他31支球队,均有一定量的球员不在本国联赛效力。因为是考察对于本届世界杯参赛的影响,所以我们统计了所有384名球员在过去一年效力球队的情况,先直接给出统计结果:

如表格所示,我们可以非常直观地看到,32支球队里有22支队伍在海外效力的球员人数都≥50%,其中加拿大和南苏丹更是所有12名球员都在本土之外进行篮球的学习与深造。

加拿大在地缘上近水楼台先得月,自然有大量球员在美国和NCAA效力,但同时他们也有4名球员(凯尔·亚历山大、梅尔文·埃吉姆、菲尔·斯克拉布、特雷·贝尔-海恩斯)如今正在征战欧洲顶尖联赛;而南苏丹则因为国内的确经济情况不容乐观,加上现有球员大多为战时出逃的难民或其后代,还不太具备回到国内效力的可能。

其他我们可以看到,非洲球队大多有极高比例的海外球员,因为本国篮球水平、经济水平都相对有限,因此前往欧洲效力是非洲球员的最普遍选择,佛得角、科特迪瓦都只有1名国手来自于本土联赛,安哥拉则有9人效力于海外。其中因为语言便利,科特迪瓦有7名球员分别在法甲、法乙和法丙效力,而安哥拉和佛得角合计竟有10名球员在欧洲相对冷门的葡萄牙联赛。

其他高比例的球队中,也包括了来自大洋洲的两位代表,澳大利亚NBL联赛仍是新西兰球员提升的最佳场所,但澳大利亚球员自己却已经不满足于此,本届12人名单中只有墨尔本联的老队长克里斯·古尔丁一人在本土联赛效力,其他11名球员更是有9人来自NBA。

欧洲球队的分布特征非常明显:如果人才丰沛,但本国联赛实力较弱,则有大量球员都会在欧洲其他国家效力,其中芬兰、拉脱维亚和斯洛文尼亚都只有1名球员来自本土联赛;如果本土联赛发展尚可,如塞尔维亚、格鲁吉亚、黑山、立陶宛这几个东欧国家,则会有部分球员留守本国,但大多也都在NBA和全欧各地发展。

而拥有最强篮球联赛的几个国家,比如法国、德国、西班牙、希腊、意大利,则会有更多球员在本国讨生活,但这也只是相对的,比如意大利队上赛季只有丰泰奇奥、波罗纳拉、普罗契达三名球员在非本土效力,但因为普罗契达在德国豪门阿尔巴柏林的出色表现,另一位意大利青年才俊斯帕尼奥罗在休赛期就已经被招至麾下,下赛季将转战德甲。

美洲球队方面,巴西队本次表现回暖,就和他们有更多球员开始效力欧洲有关,内外双核亚戈·桑托斯、布鲁诺·卡波克洛去年同时效力德甲劲旅乌尔姆,为该队拿下队史德甲首冠立下汗马功劳,新赛季两人将双双跳槽,但尝到甜头的乌尔姆就又签下了另一位巴西国手若日尼奥·德保拉。

其他队伍中,如多米尼加因为本土联赛发展有限,因此该队在海外效力的比例也远超平均数,并且不仅分布在美国和欧洲,也有4名球员来自于波多黎各、委内瑞拉两国联赛。而波多黎各队本届卷土重来杀进16强,他们不仅本土联赛吸引了众多NBA球员加盟,而且队内球员也分布全球,本届12人名单中效力欧洲各国顶级联赛的就多达7人;委内瑞拉则呈现了人员老化、天赋下降的趋势,队内核心格里高利·巴尔加斯过去曾经闯荡欧陆,但现在也都已经倦鸟归巢,实质上该国绝大部分球员都由本土联赛培养,但这也直接导致了本届成绩的急剧下滑,唯独因为该国联赛在时间上采取错峰出行,每年11月到3月中旬都没有比赛,这才使得部分球员还能在美洲其他国家打打零工。

那么很显然,和世界最为隔绝的整个区块就是亚洲篮球。除美国外的31支球队,只有4支队伍效力海外联赛的人数为2人,全部来自于亚洲,伊朗、约旦、黎巴嫩,算上地理上和西亚更为接近的埃及,其人员大多在本土联赛效力,甚至中国、约旦和黎巴嫩三支球队还得感谢归化球员的存在,才强行占据了一个海外名额。

但需要指出的是,埃及、约旦和黎巴嫩阵中均有不少球员曾经在NCAA的一级或者二级联赛效力,比如埃及的两位大个子阿纳斯·马哈默德、奥马尔·阿拉比,在NCAA的大四赛季都分别在篮球名校路易斯维尔和南加大成为了主力中锋;黎巴嫩的主力后卫达尔维希来自NCAA一级联盟的缅因大学;约旦主控易卜拉欣则毕业于二级联盟的坦帕大学。伊朗队的亮点则是年仅18岁的穆罕默德·阿米尼(上图),上赛季在法甲新霸主摩纳哥阵中已经亮相,本届比赛已经能够砍下场均13.2分。

亚洲球队中海外人数最多的,如今则是菲律宾队,但这一定程度要感谢日本联赛亚外政策的开放,上赛季已经有拉莫斯、拉维纳两名球员效力于B联赛,凯·索托中途加入,新赛季A.J.埃杜作为NCAA毕业生也已经签约;此外在对阵中国队比赛中令人印象深刻的跳跳男阿班多,上赛季在韩国KBL联赛的全明星周末刚刚摘下扣篮王的桂冠。

那么说到这里,其实结论已经不言自明:中国男篮本届12人阵中仅有新朋友李凯尔是真正的海外球员,但这显然和中国篮球自身的培养机制毫无关系,而唯一本土代表周琦在NBL效力不到半个赛季后就选择回国,新赛季也已经确定将在CBA登场,其他球员中唯一有一定海外经历的,也只有张镇麟在NCAA效力过两个赛季,但同样也在中途就选择了回国。

所以严格来说,中国男篮的11名本土球员如今都已经扎根于CBA联赛,我们当然也愿意看到国手们能够在球迷眼前发光发热,但经过世界杯一役,CBA到底能否带给他们更多提高,以及CBA本身是一个什么水平的赛事,相信每个人心中都已经有杆秤。

人员的流动之外,赛事的频繁交流是国际篮球发展的另一大趋势。以目前最为突出的欧洲板块为例,近年来欧洲已经有4个不同级别的洲际联赛,分别为欧冠(EuroLeague)、欧联(EuroCup),和FIBA在欧洲牵头举办的欧冠篮(Basketball Champions League)和欧协杯(FIBA Europe Cup),虽然从名称上而言的确容易混淆,但现实层面,的确给到了欧洲更多球队参加洲际比赛的机会,四项联赛上赛季分别有18、20、52和47支参赛队伍,也就是欧洲各国总计有137支球队都能参与到全欧范围的这些比赛当中,如此一来,比赛质量和数量都大为增加。如今像皇马巴萨这样的豪门球队,在欧洲一年的比赛量早已突破80场,几乎和NBA旗鼓相当。

东契奇在前往NBA之前的两个赛季,在十七八岁的年纪就代表皇马总共出战了153场比赛,无怪乎杜兰特会说,“你担心这样的球员适应不了NBA的比赛强度和密度,那简直有点多余。”

除此之外,欧洲还有各地区、各邻国之间会自发结成一些小规模的联盟,比如俄乌战争爆发前,VTB联赛作为前苏联地区的跨国联盟已经维系了很长时间的;而前南国家之间的ABA联赛也在火热进行,荷兰、比利时这一对邻国为了增强竞争力,如今联手缔造了BNXT赛事,其他只要有赞助商愿意提供经费,欧洲范围内还有难以计数的各项跨国赛事。

在本届世界杯上,如果不是加拿大在对阵西班牙的比赛第四节奇迹翻盘,否则我们就将迎来7支欧洲球队在八强内围剿美国队的盛况,12支球队10支晋级16强,其中6支晋级8强,这样的比例简直会让人觉得国际篮联分配给欧洲的名额可能还太少了,整个欧洲板块在篮球上的强盛,与篮球方面的欧洲一体化可谓息息相关,高密度、高质量、多交流的各项赛事,使得本身就条件出众的欧洲球员们凝结成出色的集体,眼下已经毫无疑问成为了FIBA体系下的话语权领导者。

那么其他篮球板块中,FIBA在拉丁美洲已经牵头举办了洲际赛事,而2022-23赛季整个西亚地区也已经开始了正式跨国联赛的征程:同样由国际篮联组织,全新的西亚超级联赛已经完成了初创赛季的争夺,该项赛事会产生前后三个冠军,原效力青岛队的外援杜普·里斯在CBA赛季结束后,前往黎巴嫩的阿尔利亚德俱乐部增援,就和阿拉基一起拿到了黎巴嫩联赛和西亚超级联赛的冠军,不过他们在最终的季后赛争夺中爆冷输球,未能实现一年三冠。

可以想见,因为西亚超级联赛已经逐渐进入正轨,西亚球队彼此交流会日渐增多,各支球队对于外援的投入也会水涨船高,这可能会成为西亚篮球水平提升的一大契机。而非洲除了相关赛事外,也有NBA出面在这片广袤大陆创办了年轻的BAL赛事,在包装上颇为引人注目,本次世界杯上有不少非洲国手都参与了该项赛事,南苏丹的努尼·奥莫特更是在2023年成为赛事历史上第一位来自非洲本土的赛事MVP。

而在本届世界杯上一鸣惊人的日本队,除却小快灵的打法、渡边雄太追梦人的故事等等以外,目前也在人才交流上做出了许多成功的尝试。

比如在CBA被禁的亚洲外援制度,如今开始被B联赛采纳,来自中国、韩国、菲律宾、印度尼西亚的球员都可以成为B联赛的特别亚外,这就是为什么眼下已经有4名菲律宾国手都登陆了B联赛。

此外B联赛允许每队拥有3名外援,加1名亚外或者归化球员,3名纯外援的登场限额为4节8人次,但归化球员和亚外同时都可登场,对外援更为宽松的使用环境,也使得许多来自世界各地的球员都在B联赛找到了生存空间,比如澳大利亚队的主力前锋尼克·凯已经效力B联赛岛根魔术队两年,而斯洛文尼亚的替补中锋迪梅茨更是效力在B2联赛的西宫队。

即将到来的2023-24赛季中,有更多世界杯参赛球员在休赛期已经签约B联赛,分别来自澳大利亚、新西兰、芬兰、拉脱维亚、巴西,算上在B3联赛横滨卓越队执教的安哥拉主帅克拉罗斯·卡纳尔斯,B联赛可以算得上已经把他们的世界杯版图扩展到了全部五大洲。

我们当然没必要对CBA联赛妄自菲薄,但现实告诉我们,提升中国男篮的水平,提升CBA联赛的竞技水准,都需要我们及时和世界进行交流。

走出去,请进来,这六个字不仅对于篮球,对于万事万物的发展都是必然的规律。就让“闭关锁国”这样的愚蠢举措停留在晚清政府时期吧,冷兵器被坚船利炮压制的回忆没有人想要重复,在篮球领域同样也是如此。

世界很大,我们理应多去看看。